從禱到討

下載檔案

元元

 倫理及宗教科教師踏入教室後,教師會與學生做甚麼?打招呼互相問好,然後就可以進行教學了嗎?不。不可以。因為教師得領導學生跟天父問好――祈禱。  

筆者在這個學年有機會教導一班從沒有在教室裡接觸過的中二級學生,不過,他們過去的品行已在學校「薄有名聲」。一見到筆者這個訓導老師,三十多雙眼睛流露出「災難一觸即發」的擔憂――我們愛搗蛋,要由訓導老師來教導我們這一班!筆者心裡想:好啊!看看貓怎樣能與老鼠好好的相處。這確實一班令不少老師頭痛的搗蛋鬼,怎樣把他們已被污染的心思轉化成一開始就寫在他們心板上的純真重新展現人前,這是一個挑戰,也是一個教師該做的事。

這班搗蛋鬼一見到筆者步入教室,班長就馬上高聲著全體學生站立,說也奇怪,他們每一個都挺起腰來,筆者一聲「各位同學早」之後,整齊響亮的「老師早」就應和著。一聲「請坐」,學生就安靜地坐下來。學生看到筆者滿意的神情,先前擔憂的情緒稍微紓緩了。

筆者就問誰是本班的7號,一個學生就怯生生地站起來,三十多雙眼睛就往這男生的方向望過去――糟糕了。他昨天做的好事今天來算了!筆者就問這男生會否念《天主經》。他答說「會」。筆者微微的一笑,說「好」,然後就著這男生帶領全班及筆者祈禱。

祈禱後,筆者問學生為甚麼上這節課要祈禱。他們一般只能回答「為祈求恩典而祈禱」,筆者就在黑板上寫了祈求恩典,接著就疑惑地問他們祈禱只這一個目的,學生於是惘然地望著筆者。筆者板書了以下幾個詞:求恩、感恩、聊天。

 說實在,青年人對各種未知的知識都感興趣。學生看著筆者在白板上指指劃劃,見下圖:

 

MS024_001

學生看著這些文字似懂非懂地點著頭,眼睛閃出一個問號:為甚麼要祈禱?為甚麼每一天早會祈禱之後還要在倫理及宗教課裡祈禱。祈禱原來還可以培養一個人內在的修養和與天主的關係,即使對宗教不存感情的學生都能認同一所天主教學校的「傳統」。作為一個教師,一個訓導組的教師,一個訓導組的天主教教師,怎樣獲得學生的接納,這是一個考驗。

由祈禱到探討祈禱,這就花上了半節課的時間。筆者在餘下的時間就問學生上了一年的倫理及宗教課後有甚麼得著。狐疑的眼神又在學生的臉上閃動,筆者著他們嘗試去說明一所天主教中學對倫理和宗教科的認識。學生的答案很直接:講耶穌,講人的態度,講生活,講十誡……喜歡看電影,還有祈禱,有時很高興,有時很悶……他們斷斷續續地說出他們的記憶,也在尋找他們上倫理及宗教課時的記憶。筆者就把他們的答案寫在白板上,筆者這麼一寫,學生的反應是筆者始料不及的――學生覺得自己說的答案都對……眼睛閃動著喜悅。筆者用讚賞的口吻說這一切都對,還有一個「終極目標」是學生沒有說的,他們那時候就瞪著筆者――是甚麼啊?筆者就在白板上畫了一個很大的心,心裡寫了天主兩個字。倫理及宗教課談的就是「祂」。又因為祂的關係,這節課還談及很多與祂有關係的人、物和地……

終於,筆者和學生可以打開課本第93頁的耶穌生平事蹟地圖。筆者著學生用手指從北到南沿著約旦河走,學生有了初步的概念後,筆者再和學生漫步加里勒亞、撒瑪黎雅、猶太、加里勒亞湖、葛法翁、加納、納因、大博爾山、耶里哥、耶路撒冷、伯達尼、白冷、猶大曠野和死海等地。學生的手指在移動的同時,筆者就說明耶穌在這些城市和地域給我們留下甚麼愛的痕跡。

一下子,耶穌一生的重要事蹟就展示出來。筆者也告訴學生這就是這個學年他們學習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