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孩給小孩開啓

下載檔案

元元

兩齣電影之後,這一班中七學生對生活、婚姻與信仰的人生話題有了新的體會,應 該說是領悟:由可見到不可見,由不可感動到可感動,這全是生命的機遇,更好說 ──是主的恩賜──愛能令人思想純淨專一。因此,安排最後一組學生研讀《雅歌》 較為適當。

由《約伯傳》至《訓道篇》,學生逐步走向「智慧」之路。《雅歌》被稱為「歌中之 歌」,看來是描述戀人或夫婦相親相愛的進程:愛情既令人興奮,也令人迷惑而焦慮 。由於筆者先前給學生「瀏覽」了這幾本「智慧書」(見前文)和兩齣電影,學生差 不多掌握了整個課程的脈絡,因此,當他們閱讀《雅歌》時,他們能朝著信仰的方 向理解。

「《雅歌》以男女的相愛來寓意以民與天主建立關係的過程:相遇、相戀、失戀、熱 戀至盟約的實現。每一個程序像千古不變,歷久常新似的,和現代人談戀愛沒有兩 樣。不過,從另一個層次來理解:這是人對主的信仰歷程。
《雅歌》裡有幾段單純真摯的戀愛描述:
『願君以熱吻與我接吻』是熱戀中的男女相悅的情感自然流露,毫不造作。
『願你拉著我隨你奔跑』,愛情確實是幸福的事,也是與對方一起定立的盟約:手拉 著手一起奔跑生命的道路,愛中包含了『信』。
『夜間我在床上尋覓,我心愛的,我尋覓,卻沒有找著,我遂起來,環城巡行,在 街上,在廣場,尋覓我心愛的……城裡巡夜的衛兵遇見了我――你們看見我心愛的 嗎?我剛離開他們,就找著了我心愛的』,愛情並不是一帆風順,兜兜轉轉,峰迴路 轉後能找著心愛的,原來是需要努力不懈的尋覓。」

 

以上是學生從《雅歌》中找到的「愛情觀」,但對信仰的尋覓歷程就比較輕描淡寫。 筆者根據匯報內容,把重點字寫在白板上,如「自然流露」、「奔跑」、「信」、「尋覓」 和「找著」,然後在旁邊加上「男女之情」是自然流露,人與天主之情也是;戀愛道 路漫長,人對主的信靠也是,也要奔跑的,一起能合拍地奔跑,「信」是不能缺少的; 信仰之路漫長悠悠,「信」是否更新長進,是人對自己的考驗,考驗中尋覓,尋覓中 找著。找著後公然地說:找著了我心愛的。這就是人生,活生生的讚頌。

無論學生現在尋覓的是哪一個人生階段,筆者都鼓勵他們保守心底裡的「真」。剩下 的課節,筆者讓學生欣賞了電影《孩子 麵包 酒》。筆者期望學生即使是預科生,但 仍然要保守生命中寶貴的「真」,童真。正如耶穌說:父啊!祢將這事瞞住了智慧及 明達的人,而啟示了給小孩子。

筆者既要學生閱讀「智慧書」,但也要他們保守孩子的「真」。兩者之間,毫無矛盾! 「瑪撒連諾」,一個易上口的名字,他就是電影裡的「孩子」。瑪撒連諾在他的生命裡發生甚麼事情?因此遇上甚麼人?因為這些人又令他發生甚麼經歷?這經歷為這 些人帶來甚麼影響?

草率地給學生發了幾個重點問題引領他們欣賞這齣電影。結束了他們的預科學習。

依然是瑪撒連諾與麵包、酒。不過,觀賞者不是預科生而是初中生了。電影導賞指 引就不可如上的草率,能配合教學單元和教會的慶節理想不過!

對。學生剛學習了「成長」和「憐憫」,接下將會學習「包袱」和「生命無價」,又 遇上了意義深長的四旬期;小孩瑪撒連諾的一生正好引領這一班初中生學習面對自 己、自己的處境、自己的際遇及積極地生活,反省和感恩。

筆者給這一班學生的電影指引:

  • 電影中的孩子叫甚麼名字?名字是誰給他的?
  • 這孩子由誰來照顧?一共多少個人?為甚麼會是這樣的?
  • 這孩子怎樣成長的?你有否因為他的生活而回憶起你的童年?有否共鳴?
  • 孩子能跟他身邊的人愉快相處嗎?你怎樣看出來?
  • 孩子在他長大的過程中有否接受別人的恩惠?請記下一、二件事情。
  • 孩子終於遇到一個新奇的名詞,媽媽,為甚麼是新奇的?他接下來有甚麼改變?
  • 那個「媽媽」的兒子給了瑪撒連諾甚麼刺激?他之後以甚麼形象出現在瑪撒連諾 的生活中?為甚麼會是這樣的?說說你的理由。
  • 閣樓裡的七呎巨人成了瑪撒連諾的一個謎,他怎樣衝破「恐懼」而接觸了巨人? 這巨人是否真的居住在閣樓?他是誰?瑪撒連諾怎樣看待他?
  • 那個院長拒絕把瑪撒連諾交給爆發的市長,市長即位後,怎樣對修院採取報復行 為?院長與修士怎樣應付?院長說了甚麼話勉勵各弟兄?
  • 瑪撒連諾愈來愈平安,修士給他的玩意他再不感興趣,他每天都偷偷地跑到閣樓 去,到底做甚麼?他曾經帶給巨人甚麼東西?你看到巨人接受這些東西時,你有 甚麼反應?你會不會也這樣做?
  • 「曲奇」修士每次見到瑪撒連諾站在往閣樓的樓梯底下都說一句話,這一句話有 否應驗?若是,怎樣應驗?
  • 「曲奇」修士終於知道瑪撒連諾的新玩意?修士有甚麼反映?
  • 瑪撒連諾在世上的時間不多,但你覺得他幸福嗎?為甚麼?你面對生活的如意與 失意時,遇到錦上添花的、雪中送炭的、還是落井下石的人?這些經驗給你甚麼 啟發?

筆者因應這一班學生的認知能力和生活經驗,嘗試跟他們一起觀賞電影時,偶然給 他們一些與電影人物行為掛勾的問題以啟發他們的思考,使他們不是以一個旁觀者 的身份「看戲」。學生因為筆者的間歇性的提問,思考的空間擴闊了──突然,他們 的眼睛張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