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盡的慶節

元元

偶然買了這本小書。

偶然在睡前翻了它一翻;於是,每一個晚上像與一位親切的智者交談般──必定安靜地聆聽他一頁又一頁的話語。

偶然以為淺易平白的它,它的其中一頁的文字卻像水晶般叮叮噹噹的散落在筆者的腦海──泛起一圈又一圈的漣漪──我抱持著怎樣的教學「心」與「態」?

偶然……寫下來與讀者分享和互勉。

 

如果慶節從人的生活中消失……

如果我們大清早起床,發現自己生活在一個組織完善、有效能和滿足感的社會裡,但缺乏自發性……

如果基督徒的祈禱變成智力的講話,俗化程度甚至失去所有奧秘和詩意,連讚頌精神、靈感、愛意都容不下……

如果基督徒負擔過重的良心,使他們甚至要拒絕「那一位」所賜予的福樂,那山中聖訓裡七次宣示的「福樂」……

如果……被活動弄得筋疲力竭,將要失去獲得慶節精神的活泉……

……

如果慶節的精神在我們內消失,我們還有能力不斷更新與新一代的共融嗎?

(節錄自泰澤羅哲弟兄《慶節要是消失》)

 

……

 

筆者在炎炎夏日跟學生上了這麼一個單元──你我都重要(個體在群體中的力量)。課堂開始的時候,筆者著學生回答以下的題目:

  1. 目前的生活中,你擔當多少個角色?請具體列寫出來。
  2. 這些角色當中,你最喜歡當的是哪個角色(選擇可以多過一個)?為甚麼?
  3. 生活中,一定有一些給你帶來煩惱、困擾和挑戰的角色,你怎樣面對和解決它們?請寫出兩個或更多的方法和效果。
  4. 往後,你會否繼續擔當這個角色?為甚麼?
  5. 除了這個 / 些角色,你還對甚麼角色有興趣?請寫下來。又為甚麼是這個 / 些角色?舉出兩個原因。

學生在5至10分鐘的時間內安靜地思考他們「活著」的不同的角色。一些還沒有掌握題目重點的學生迷惘地呆在座位裡、趴在書桌上、托著腮幫子斜望著鄰座同學的思考紀錄……筆者就在學生中間當起「友善的督察」,從中給這些還沒下筆的學生引導和解說……最後,他們都寫了。

學生提交了他們的課堂作業以後,有的提問筆者擔當了甚麼角色。筆者請他們先為筆者說出來……我們的老師、學校的職員、香港市民、你母親的女兒……、天主教徒……想不出了……沒關係,讓我告訴你們……筆者坦然的自我介紹和與學生分享個人最喜歡擔當的角色,這些交流都正面地鼓勵了學生對他們自己目前的角色的認同、肯定和接納。目的可能只有一個──活著就有意義;有意義地活著。

筆者任教的學校要求初中生必須購買指定的倫理科課本,可惜,學生的學習能力受到個人與朋輩的影響,往往沒有好好的發揮個人的潛質與學習能力;於是,對於密密麻麻的「課文」總是提不起勁,甚至敬而遠之。讀者遇上這些問題會有甚麼應變方法?因為,學生買了書本而不「用」的話,很有可能被家長和學生投訴──書買了不用,幹嗎要我們花錢買?目前,筆者用的是「斷章取義」法,適合學生學習和閱讀的篇章就給他們好好的讀,好好的思考。當然,筆者須要給學生來個拋磚引玉的導讀,讓學生成為個案的主人翁,並且作出思考。不然,學生以為他們在上中文課。

倫理課可以不談聖經嗎?筆者說:對不起。不可以!

這個單元,筆者給學生說了一個「超現實」的故事。這故事節錄自《格前12:14-26》。讀者看到這個章節時,會用怎樣的方法表達?演繹?描繪?當老師的能說會道一個故事,確實是一份恩賜。如果學生對《聖經》有莫名的抗拒,讀者會否說這故事來自《聖經》?或是說了動聽的「故事」後才揭露它的出處?筆者選擇了後者。學生的詫異和欣賞眼神告訴了筆者,《聖經》確實一個豐富的「書圖館」!

故事說是說了,可是還沒有完呢!筆者以「講故事」的口吻提問學生:這故事告訴我們甚麼道理呢?哈!課室又熱鬧起來。學生說他們的「得著」,筆者給他們回饋。

談到這裡,單元還沒有完──筆者著學生參考「故事」裡其中的一個「句子」,繪畫一幅名為「超現實的人」的繪畫。哈。學生莫明地說:畫畫?是。畫畫!

對於中三學生來說,如果要求他們繪畫一個滿身都是一個「器官」的人,讀者已經可以想像他們會對人體甚麼器官特別有興趣。於是,筆者事先給他們適當的指導:這個「人」身上只擁有或耳朵,或鼻子,或眼睛,或手,或腳。其他的器官暫時不必繪畫在這個「人」身上。於是,學生又快快樂樂地在倫理課裡畫起畫來。(筆者這麼寫是因為美術科老師著學生繪畫「新人類」去訓練他們的創意時,發現學生的圖畫紙上出現了許多不雅的人體──美術老師自然氣的七孔生煙,跑到我跟前來表達她對同一級學生的不滿。原來,習作前適當的指引是這麼重要!)

下載檔案